首页 在深圳的那些日子 下章
第02章
我从没想过跟她谈恋爱,倒不是因为我嫌她的学历低,她好像是大专或者中专吧,我对学历没有任何歧视。我不跟她谈恋爱,主要是因为当时我还不想谈恋爱,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多好啊。后来我分析我的性格,可能是不会谈恋爱的那种。我上过的女人很多,但从来没有跟女人真正的谈过恋爱。当然也许和我在一起的女人会觉得自己是在和我谈恋爱,可是我自己却从来没有过恋爱的感觉。我和我后来的老婆都没有谈过恋爱。

 李妍写信向我表达爱情这件事,我们两个后来都没有再提起。我暗示过我收到她的这封信,但是对谈恋爱这件事我不置可否。她的性格属于那种比较叛逆,比较大胆,但是又天真得一塌糊涂。她不是处女,她的第一次被她所在的打工的一家小公司的老板连抢带骗的给夺去了。为此她还声称要报复天下的男人。她不是那种温柔贤惠型的女孩,她经常跟我吹嘘说她在男人面前随便发脾气的。不过她肯定是上辈子不知道欠了我多少,因为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她经常想方设法讨好我,让我高兴的事情她就肯做。她偶尔也会忍不住跟我发一点脾气,但是我只要随随便便哄一哄她就行了,然后我要做的事情她都会乖乖的按我说的去做,而且还会自己找理由说服自己,也为我找理由。总之和她在一起真是省心。

 所以第二次李妍到我家,我就大大方方地把她给干了,从那以后她就成了我的工具。那个时候我也不止她一个女人,我经常和一群狐朋狗友去沙嘴村叫。另外我还有好几个女网友,有的上过有的没上过。当时经常是一大帮人出去吃饭唱卡拉OK,有男有女,有的时候因为不是很熟悉,没有机会上一个女孩,但是火又被钩起来了,我就打电话把李妍叫来给我。她总是随叫随到。每次我都是叫她打的士过来,干完之后再陪我睡一宿,第二天早晨我上班之前都会给她一百块钱,因为她穷得叮当响,连打的士钱也没有。

 我觉得男人的百分之二十来自器官,而百分之八十来自一种对女人的征服、占有、为所为的感觉。李妍基本上足了我的这种感觉。比如我喜欢女人的部没有,白白净净的部。李妍本来就是比较少的女孩,她的腋窝下基本上没有什么部也只有稀稀疏疏颜色浅浅的几十吧。我对她说女人要想不长,只能拔不能刮,刮了还长。她知道我想要拔她的,还给我找理由说:“刮了的话,长出来更浓更黑”那我就不客气了,于是就开始兴高采烈的一拔她的。拔了几之后我还假惺惺的问她:“痛吗?”她说:“一点不痛。”然后还和我一起拔她的。拔完之后再一看,真漂亮啊!白白,无无骨。这时我的巴已经硬的不行了,我让她自己把两片掰开,里面已经是水汪汪了,我就把进她的道,边还要边看着自己的杰作——这个无无骨的,很快我就要了。

 不过我很少在李妍的道里面,倒不是因为怕她怀孕,我当时做事冲动,没怎么考虑过怀孕的危险,主要是因为以前看过一本黄杂志,里面的一句广告词令我久久难忘:至尊享受嘴里!我说过男人的百分之八十来自心理的感觉,越是不应该做的事情越要做。所以我跟李妍做基本上很少在她的道里面,快要的时候我就从她道里拔出巴,她就会乖乖的张开嘴含住我的巴,然后我就继续在她的嘴里,直到

 在李妍的嘴里了以后,她会毫不犹豫的把嘴里的吃下去!第一次我命令她把吃下去,并看着她若无其事的把吃下去的这件事,挑战了我为所为的感觉的极限。我在心里说:苍天啊,大地啊,我真是太幸运了,竟然有对我这么服从的女孩!不过后来李妍的行动一次次的挑战了我的为所为的感觉的极限。我只能解释为:她上辈子不知道欠了我多少。有的时候我会问她:“我的好吃吗?”她知道正确的答案:“好吃!”我就说:“那我每次都给你吃。”然后她会乖乖地点点头。

 说实话,从生理上来讲道更有快,但是并玩她的嘴巴,在心理上的快要大得多。所以在李妍的配合下,我发明了很多种玩她的嘴巴的方法。心理上的快来自于走极端。比如有的时候我要她的嘴巴,我会让她穿戴整齐,她的房和部我碰都不碰,我直接捧起她的脸,深情的望着她,对她说:“你真美,你的嘴太漂亮了!”然后我就掏出我的大在她嘴里。我会用各种姿势她的嘴。有的时候我让她趴在沙发上,下巴抵住沙发的软扶手,我站在地上用她的嘴。有的时候我让她翻过来仰面躺在沙发上,把头尽量伸出沙发扶手的外面,或者是仰面躺在上,把头伸出沿外面,而我站在地上,半骑半跨在她的头上,把在她的嘴里。我特别喜欢这种姿势,因为这种姿势她看起来辛苦的,而且这样好像可以的深一些。

 有的时候我会让她坐在桌角,脸部侧躺在桌角上,我站在桌角的另一边,双手把她的头按在桌角上,掏出她的嘴。我她的嘴从来都不用怜香惜玉,每次我都得很凶猛。我知道这样她的嘴她很辛苦,但是她越辛苦我就越兴奋。李妍也心甘情愿的配合我,我知道她愿意为了我高兴再辛苦她都肯。知道可以对她为所为,就令我更加兴奋。这样她的嘴,通常很快就了。有的时候我会问李妍:“你喜欢我你的嘴,还是你的下面?”李妍的回答每次都令我满意:“都喜欢。”

 我会想出各种方法来她的嘴巴。有一段时间深圳流行一个歌曲,是个一外国女声唱的,大街都在放,迪厅也在放,旋律感很强的那种,但是在迪厅里就属于轻音乐了。李妍是个歌,她酷爱蹦迪,旋律感很好。这种歌曲她听一遍就会唱了。有一次我打电话把她叫到我家,她进门的时候还在哼着那首歌曲,并随着歌曲舞动身体。我听到这首歌曲也想起来是街上流行的一首歌曲,同时心里还升起了一个坏主意。我叫李妍坐在沙发上,对她说:“这首歌曲的节奏感好强。”然后我就爬到沙发上,掏出进她的嘴里。我对她说:“我用这个节奏来你的嘴,你继续哼这首歌不要停。”进她嘴里之后她就没法唱歌了,只能哼歌。她很配合地继续哼着这首歌,而我则就着这首歌的节奏她的嘴。就这样她哼了几遍之后,我就在她嘴里了。

 她嘴巴的方法还有很多很多。我家里有一张办公桌,两条桌腿上有斗,中间有一个空位的那种。办公桌上放着电脑。有的时候我会让李妍钻到桌子底下,斗中间的空间只能容纳下一个人窝在里面。我坐在电脑椅上堵在她身前,把在她的面前,叫她给我巴。其实这招还是她想出来的,她说她有一次看电影看到了这个镜头。这个时候我会打开电脑上网聊天。我说过那时我有很多网友,当时我正在跟一个女网友玩婚外恋,(她那时刚刚结婚,不过她婚前我们就是网友,关于她又能写好多故事,不过这不是这篇的主题了)。李妍在给我巴的时候,我就上网和这个女网友聊天,还要说很多“我爱你”“我好想你”之类的麻的话。那个女网友的房在中国人里面可以算豪了。李妍在桌子底下给我巴,我兴奋的不行,就和这个女网友网上做,不过那时我们都没有视频音频什么的,一切都是敲键盘,我们就互相敲些“我双手握住你的大房”“我握着你的大巴”之类的。我不知道这个女网友有没有兴奋,不过我是兴奋得不行了,因为有李妍在桌子底下给我巴呢。这样不了多久我就会了,在李妍的嘴里。然后我会把巴放在李妍的嘴里懒洋洋的休息一会儿,再给这个女网友敲过去“你真的太感了,我都了”最后还不忘说一句“我爱你”之类的话,然后下网,不能让李妍知道我在和别人网上做,然后从李妍的嘴里把软下来的巴拔出来,最后才把李妍从桌子下面放出来。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李妍的嘴成了我最方便的工具。我在各种各样的地方过她的嘴:在家里就不用说了,在荔枝公园里,还有在荔枝公园划船的船上,在莲花山上,在蛇口海上世界海边的长椅上,在电影厅,录像厅里,在茶馆,在的士车的后座上,在中巴车和大巴车的最后一排座位里,在饭店的厕所里等等。太多的地方留下了我们的回忆。  m.VjiXs.COM
上章 在深圳的那些日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