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机器猫 下章
第十二章
 这一下下狠,可说是直捣花心,记记结实,把妈妈得全身滚烫火热,娇颜红云面,雪白的肌肤因为兴奋而呈现粉的粉红色光彩,更不时的呻出声道:“啊…啊!…你好狠…好…大,我要…死了!不要了!快…拔出了来…我…会死…快…要死了…好快活。”

 耳听妈妈叫,我也兴奋了起来,大巴不停动,在里翻江倒海。妈妈的叫声逐渐烈起来,披头散发,就像一头发狂的野兽一样。身体主动地一上一下地摇动着肢,开始配合我的冲刺。粘膜的摩擦,发出辟嗒辟嗒的声,溢出的爱将我的囊都滑滑了。

 我的脸颊埋进妈妈的长发之中,一面嗅着秀发甘香,同时也加快了冲刺动作。

 “啊…”妈妈被搞得已经不过气来,她缩起两只脚,拚命地挣扎着身子。

 我抱住妈妈,下体又快又急的不断动,硕大的巴在妈妈的里忙碌地进出,带出不少水花沾了整巴,连丸也是水淋淋的,通红的巴,雪白的玉,以及漆黑如墨的沾水在阳光的映下十分人。

 此刻妈妈猛摇那人之极的圆大雪,一扭一甩的更增情“嗯…你好会,没想到…快活…我的小…我快不行了!求你,不要再来了,我求饶,拔出来吧!啊…!”

 一阵阵瘫痪快转瞬间传遍了妈妈的全身,她已经无力夹紧双腿。我则是乘胜追击,双手磨擦妈妈那丰的双,把嘴凑近妈妈的小嘴,伸出舌头轻徐刮,把妈妈得低息着道:“不…要啊,那…我受…受不了啊…好…别…快…快给…我…啊啊…又…又进去了…啊啊啊…小…好…好儿子…不要…我…啊啊啊…”妈妈被干的叫:“啊…大雄…不…我…难受啊…不要啊!啊…再快一…点,啊…我…好美!…我要升…升天了!”

 妈妈抖动着全身不停地息。情绪一时非常高涨。妈妈的开始出时,我便已经停止了动作,整个身子在妈妈的身上。

 高完,妈妈呼吓呼吓地着气,她已疲力竭,稍微扭动一下身体,全身的肌就会感地痉挛。我欣赏着妈妈肌肤的光滑和弹力,此时她已是香汗淋漓,肥房随着呼吸,一抖一抖,晕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滴,不由得伸手握住一只娇软的肥起来。看着妈妈羞赧娇倦的秀脸,我感到一股需求愈发强烈。

 我用力抱紧了妈妈光滑的身子,双膝紧顶着妈妈丰柔的大腿,使我的部和妈妈的户紧密的贴在一起,免得我那已经有些软下来的巴滑出妈妈的道。

 可能是我沈重的压力使妈妈感到窒息,她不安的扭动起来。我更加使劲的搂抱着她,嘴追逐着妈,在妈妈的脸上滑来滑去;随着妈妈身子的扭动,我浑身上下的血加快了动速度,脉搏也急剧的跳动起来,有些软化的巴,在妈妈的道浸泡中霍霍的抖动着,急速的膨扩大,加变长,迅速充盈了妈妈紧暖光滑的道。

 头直顶妈妈的颈口,进去感觉格外的酥,格外的温烫!涨的感觉从妈妈的道深处向她的全身放开来。妈妈感觉到一股密实充的感觉传遍全身,私处一阵发涨,偷偷一看,我的巴居然严丝合的将小堵得紧紧的,不由得脸红心跳,手足无措之极。

 过了一会儿,妈妈早已经不感觉涨了,代之而起的是一股酥麻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正在强烈的增长中,小也因此水洋溢,更利于动。妈妈全身难过,尤其是小难当,不自的摇起雪,耸动蛇,想要合我的攻势。

 但我正想籍着这个机会征服妈妈,所以尽管心中火高涨,却不为所动。妈妈肥美的雪轻扭徐摇,难耐中的,同时前双急速起伏,媚眼如丝,又幽怨又饥渴,终于半埋怨的息道:“大雄你好坏,居然强妈妈,而且还专门折磨妈妈,难道你就不能对妈妈好一点?”

 我知道妈妈已经默认了我们的新关系,不由得高兴极了,大巴藉着水的润滑,开始在妈妈得又红又涨的的小里急剧的来回,仆仆响如重拳猛捣;出来的时候,唧唧叫象玉米拨节。我亢奋疯狂的在妈妈的体上发我憋了许久的

 她长长的叹息一声,嘘嘘息着,身上的器官渐渐恢复了…我忙乘胜追击,加紧了嘴上,手上和下身的动作。渐渐的,妈妈的呼吸急促起来,她扭头开始躲闪我的亲吻,同时她的子也得圆鼓鼓的,身子也发烫了,道里也恢复了热度和活跃。

 每一下都只留头在妈妈的道口内,以便下一次的更深,每一下都直穿妈妈的颈,使妈妈的道急剧收缩。我越越舒服,动大巴在妈妈的体一再狂烈地出。随着我的动作,妈妈的全身不停的搐、痉挛。她的头发散的披散在上,紧闭双眼,双手紧紧的搂抱着我的,前后左右的扭动股,丰雪白的大子也随着我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磨蹭着我坚实的膛。

 我将妈妈的双腿撑得更开,做更深的入。巴再次开始猛烈头不停地撞击在妈妈的子壁上,使我觉得几乎要达到妈妈的内脏。妈妈的眉头紧锁,牙关紧咬,强烈的快使她不停的倒冷气,从喉咙深处不停的发出的呻声。

 “啊…恩、恩…喔喔…嗯…你轻点!…喔喔…你…好厉害…喔,受…受…受不了!啊!…轻点…我又要了…”突然妈妈四肢紧紧箍住我,使我在时竟把她身体带离了,口里紧咬住被角,极端的快几乎使她魂飞魄散。

 我只感到妈妈深处一阵阵颤抖,洒出阵阵热,一股浓热的水从妈妈小而出。我发狠的狂,使妈妈得秀发零,面颊滴汗左右的扭摆着,她双手抓紧单,像要撕裂它一样,这般的媚态,令我更加的兴奋,也更加的用力的着。

 我再用力的猛几分钟后,我浑身的血急剧的集聚在我的囊,如同汇集的洪水冲开了闸门一样,一股滚热粘滑的从我的巴急而出“呲…”

 的一声,灌进妈妈的道深处,妈妈的内到处都布了粘稠的

 我完全浸在极度的快之中,自然的把妈妈搂得紧紧的,全身颤抖着、搐着,那种舒真是美得难以形容。高慢慢平息的时候,我才发现妈妈白的肌肤中透着玫瑰红的泽,丰峰上是齿印,肥股上块块乌青,却不知在什么时间早已处于昏之中了。

 正当我一边在她身上揩着油水,一边考虑着是不是再接再厉,把妈妈‘’醒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女的尖叫,我不用回头就听得出来,是宜静这个小MM,晕,她进来时不知道敲门的么,还好现在我已经打完一炮,不然让她看到我抱着自己妈妈做活运动,那辛苦构筑起的形象就全毁了。(貌似你们两人现在全身赤的抱在一起,身下水的模样也没什么形象可言吧!)

 晕倒,难道我回来的时候熏心没关好大门?好在我现在正背对着她,所以迅速的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后,我转过头去道:“我正在给我妈妈治疗那种传染病,不能受到影响,不过马上就好了,所以你先到客厅里去等一下!”

 人在六神无主的时候很容易听从别人带有强大信心的命令,更何况她在我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心虚,仿佛真的另有苦衷,所以跌坐在地板上的宜静呆呆的应了一声,就真的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了。汗一个先…

 看到她离开,我抹了把汗,连忙从妈妈的体上爬了起来,拨出巴的时候,由于允的太紧,猛的拨出竟带出丝丝屡屡粘滑浓白的水。由于长时间浸泡在妈妈的道,此刻我硬巴居然红通通的冒着一丝丝热气。

 穿衣服的时候忍不住往她的下体一阵瞄,只见妈妈大腿间淋淋的嘬成一团,两片又红又肿,尤其是小里面还不断的出我白色的的我巴高高翘起,万分艰难才把子给穿上。

 匆匆在她口上报复的摸了一把,我连跑带跳的往客厅走去。

 此刻宜静正端正的坐在客厅,小脸得通红,她也不苯,虽然没有看到我们搏的场面,但这还用看到吗,只是虽然她已经偷偷的将那A 片看了数遍,但带子与真人表演肯定是不同的,所以直到我坐在她身前,她才从无边的想象中清醒过来,惊惧的往后移动了下位置“我本来只是因为大雄你没去上课,所以替你把作业带过来,没想到会看到…”

 “没错,我妈妈也被传染上了你妈妈的那种病,大概是因为我去过你家,把病毒带回来的原因吧…”推卸责任的最高境界之一是什么,就是反口咬,咬得别人再没心情去追究你的责任。

 “传染病?”宜静想起我刚才趴在我妈妈身上时似乎也是说在帮她治病(众怨念:只有你这么纯洁的女孩才会相信这种鬼话啊!),这么说来的话…

 “你是说…你到我家去调查的时候染上了病毒,并且传染了你妈妈?”

 “没错!”我脸舍己为人的表情道:“昨天晚上,我妈妈在我洗澡的时候忽然发病,得光光的想要往外面走去,我也是没办法,只好参照那盘带子上的解决办法…与我妈妈做了那种事,得我疲力尽,连课都没时间去上…”

 (喂喂,不要向别人灌输错误的观念!)

 宜静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两手下意识的在她自己的身上摸了摸,嘴巴动了动,却始终没有说出话来。

 我见她似乎仍然没有完全相信我,于是眼睛一转,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其实我本来不想说的,但既然我和我妈妈的事情被你看到了,那么说不说也就无所谓了…其实,大胖和阿福那时候也跟我一起去过你家做调查,只是他们先走了,所以你不知道。他们…其实也被你妈妈传染了…”(你以为是病吗?)

 “啊…”“这些天他们不是经常请假吗?(是啊,去你的公司玩女优),而且偶尔出现在学校,也瘦了许多(整天玩女人能不瘦么?),就是因为他们在家里用他们的身体去努力治疗他们的妈妈啊!(…阿福也就算了,大胖妈妈跟大胖长得一个丑模样,面对着她的体,大胖真的兴奋得起来?)”

 我非常沉重的叹了口气“大胖他们真可怜…(被你这么无端构陷,确实很可怜),这种隐藏在别人家里的事情,我本来不想跟你说,怕你觉得愧疚,但我又不想你误会我,只好向你解释清楚了,你若是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他们,他们最近以来的奇怪举动是不是因为那档子事…”(确实是因为那档子事没错,不过不是跟他们的妈妈,而是跟女优啦)

 宜静听得我说得这么言之凿凿,似乎真有其事,脸色不由得越来越白,到最后不掉下眼泪来“那、那真是对不起,我妈妈连累你们了…可是我该怎么办,我家里又没有人跟我…要是发病了,我会不会不穿衣服在街道上跑?”

 “我不想那样…你有办法解决吗,一定有的对吧!”宜静一脸恳求的看着我,到底还是个十岁的小鬼,即使聪明,见识也不会高到那里去,还真好骗…

 “你爸爸出差半年,在你发病的时候怕是帮不了你…而这种羞人的事情又最好不要让太多人知道…”我说着看了宜静一眼,宜静自然是两眼含泪水,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我的话。

 “那么最好就在同样发病的家庭里选一个人去帮你…那就大胖吧!”我似乎是恍然大悟般拍手道。

 “不要!”果然,大胖这种长相的人做普通朋友还可以接受,作为做对象就没什么小姑娘愿意了,不过宜静毕竟比一般小姑娘要温柔体贴的多,拒绝之后又连忙解释“我不是讨厌他,只是想到他会在我身上,我就全身不舒服…”

 “哦…”我了然的点头,可怜的小姑娘,已经被我导着从要不要用做来解决病情变成了选哪个来做、解决病情了,果然人见识不足就很容易吃亏啊!

 “那么就阿福吧,虽然他最近已经被他妈妈榨得没什么力气了…”(喂喂,你这是诬陷啊!)我自然不会把我自己作为候选人提出来,不然宜静见识再少,也会怀疑我的目的的。最好是由她自己提出来,反正她知道的人选也就我、大胖、阿福三人不是。

 大胖已经出局,假如她同意我对阿福的提议,我也会在她走后打电话威胁阿福拒绝她,那么她不就只能找我了,嘎嘎嘎,那时候我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就不是趁人之危,而是救人与水火了…

 “阿福吗?”宜静的脸色忽红忽紫,最后还是缓缓的摇了摇头“他学习没我好,而且个子又比我矮…我觉得他也不合适…”

 倒,这算什么理由…小学生的价值观吗?话说回来,最近我在学校因为解决了许多数学难题而名声大噪,学习肯定算是比她好,而身高…本来我穿越之前野比大雄跟宜静是差不多高的,但我最近以来一直坚持锻炼,又长高了许多,比她高一点点是肯定了…这么说来,她的意思不就是选我了?

 看着宜静通红的脸蛋,时不时偷瞄我一眼的表情,我愈发的肯定了这一点。

 原来我一直没注意到,现在的我知识渊博、身高体长,完全是小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嘛,有我做比较,大胖阿福这样或胖或矮的类人生物自然是有多远扔多远。

 “大雄君,我的病就…拜托你了!”看到我在那里YY,宜静还以为我为了避嫌把自己从候选名单中给排除了,怕我又提出什么奇怪的人选,忍不住开口道。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牺牲此身也会把你治好…”我特意沉默了一会,将气氛得十分沉重后才开口道,其实心里真的想跑去出去吹喇叭,向全天下昭告我的兴奋。

 “拜托了…”宜静松了一口气,随即以日本传统女的姿势跪坐着低下头,我记得这姿势是什么意思来着,好像是日本子对丈夫的姿势,也对,做了那种事后,宜静怕是也没心思去嫁给别人了,当然我也不会让她有这种危险的想法。  m.VJiXs.Com
上章 穿越机器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