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
第七章 人间无常(一)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老伯虽往日也常常下去,今却也得万分小心,毕竟身后还背着一个天赐,纵使千般小心万分注意,老伯还是一不小心在一处陡坡失足滑了下去,他立刻侧身,怕着天赐,天赐傻兮兮的拿着一只拨鼓摇着,只感觉突然下坠,心里还觉得有趣,竟然还笑了出来。

 现在正值初夏,老伯身上穿的皆是单衣,这一摔,便将胳膊大腿都磨破了皮,侧的山死了两只,但是他听见身后的天赐笑得开心,遇上这样的事情便不觉得有多苦楚,还颇有些自得其乐之感,他对天赐说:“天赐啊,方才好不好玩啊?”

 天赐哪里会说话,只是咧着嘴傻笑。

 老伯从袖子上撕下一条包扎了伤口,又开始上路了,不知是老伯今天运气太差,还是方才伤口的血腥味太重,竟然吸引来了两头野狼,眼珠里绿光闪烁,显然是恶了许多天了,老伯立刻拔出镰刀,额角的汗水一滴一滴的落下来,天赐却仍然傻呼呼的摇着拨鼓,嘴角还着一丝可疑的体。

 饿狼们一步步的近,老伯一边环顾四周找着可以逃生的路,一边缓缓后退注意着那些饿狼的动向,可命运至斯,老伯背抵悬崖,退无可退,饿狼眼看着就要扑上来。

 突然。

 悬崖上竟然滚落下几块大石,饿狼纷纷避开,老伯为了保护天赐,只得生生受下那几百斤的重量,为身后的天赐留出一块生存的空隙。

 有滚烫的体飞溅在小凤的脸上,在这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像针一样刺进小凤的心里,在她尚未开化的心中狠狠得扎了一刀,在她雾气蒙的眼前狠狠吹拂,一股温暖的小小光明从小凤的身上散发出来,包裹住了老伯的身体。

 大石将老伯和小凤掩埋得严严实实,老伯用口挡住巨石,本该当场昏死过去,却因小凤发出的光芒,还留有一些气息,他断断续续地叫着小凤的名字:“天赐,天赐…”

 小凤躲在老伯的身后,有点挤,但是却觉得无比安全,有点闷热,却不觉得难受。

 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的眼睛虽把看见的一切都实实在在的记在了脑子里,却又完完全全不明白那是什么,她笑不因为她觉得快乐,她哭也绝不因为她觉得难过,只仅仅是生理上的原始反应,她甚至觉得待在这小小的空间里也十分舒服。

 很快,外面有了动静。

 一人说:“二弟,你把这大石头推下来,要是砸死了那小娃娃可怎么好?”

 又一人说:“反正都是要煮来吃的,死了更好,省的下手时哭哭啼啼的。”

 小凤只觉得一阵光芒了进来,周围的石头都消失不见了。

 一个长得猪头人身的家伙正把最后一块大石头搬起来,甩向一边,旁边另一个虎头人身,看着老伯背后的竹篓,惊道:“哟,原来这小家伙还有些本事,竟然用法术护住了自己和这老头儿。”  m.VJixS.Com
上章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