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
第十四章 兰质薰心(二)
  “为何?平里我瞧你服侍我到服侍得上心。”胡緋坐在书房里,手中拿着一卷书册随意翻看,小凤便坐在他的膝上。

 胡姬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忽然心中一动,左右这小妖也说不出话来,于是她眼中泪花闪闪,俏脸一扭:“昨儿个夜里,奴想要替小姐盖被子,谁知她不仅打了奴,还非要把奴赶出去,公子,初夏的夜多凉啊,奴…奴虽是修成了人形,有了法术,却也抵不住这凉风习习啊…”胡緋抬头扫了一眼胡姬,放下手中的书卷逗小凤:“哦?这小小年纪便会打人?也罢,想来你镇不住她,往后便让她跟我睡好了,左右她打不过我。”

 胡姬一愣,顿时觉得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她结结巴巴辩解:“公…公子,这不太好罢,还是奴来…”

 胡緋挑眉瞧她:“你不是说她欺负你?”

 胡姬咧嘴似笑似哭:“可也不能让公子来做这种事…”

 “那你方才与我说这一番话是做甚?”胡緋一手拿起书来继续看,一手摸着小凤脑袋上柔柔的黑发,小凤兀自握着笔在宣纸上不知道画些什么妖魔鬼怪,时不时皱起小眉毛,模样可爱的紧。

 胡姬急得只想跺脚,却又不能在胡緋面前出马脚,只得扯着袖角,她是一百个不愿服侍小凤,她一个赤狐族的公主,凭什么要做个丫鬟身段来服侍一个臭未干的小妖?可如果她不做,那么胡緋就要亲自带这丫头,她更不愿。

 胡緋见她仍然站在屋中纠结,便说:“行了,晚上便由我带她,白里你再来服侍她吧。”

 一个“不”字刚要口而出,胡緋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耐,胡姬再不敢多说,只应了声是便退了下去。

 胡洱更好从门口走过来,要进书房见胡緋,遇上了胡姬,他恭恭敬敬唤了声:“夫人。”

 胡姬高傲地扫了瞥了他一眼,径自走开了。

 胡洱目送她离开,这才敲门进了书房,他说:“公子,昨儿个商会里又来了新人,说是做得海上的生意,属下嗅到他身上一股子腥气,该是海里的妖。”

 “那又如何,只要不跟我抢陆上的生意,让他进商会又如何?”胡緋把书翻过一页,神色淡然。

 胡洱沉默了一会儿:“可那敖茕似乎知道公子您的身份,指明了要见…见九尾白狐的首领胡緋公子。”

 胡緋放下手中书卷,细长的睫微动,金色的眸子里有光划过:“姓敖的?莫非是海里的鲛人一族?”

 “属下以为正是如此。”胡洱拱手。

 胡緋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已近午时:“什么时候?”

 胡洱愣了一会,反应过来胡緋问的是敖茕要什么时候见他:“敖大人此刻正在大堂候着。”

 “也罢。”胡緋把小凤从膝盖上抱下来,看着宣纸上的一片墨迹,问道“你画的是什么?”

 小凤用笔杆指着胡緋,脸上笑开了花。

 胡緋看着宣纸上的一团混乱不堪的墨迹,干咳了两声:“得个空我来教你画画。”然后他转头对胡洱说“去把胡姬叫过来。”

 胡洱一顿,拱手退下:“是。”  M.vjIxS.cOM
上章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