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
第三十二章 草长莺飞(二)
  胡緋公子是个传奇,胡緋公子千般宝贝万般疼爱的小凤自然便成了传奇中的传奇,没人知道她的身份,比胡緋的家财万贯更乎,这些流言蜚语胡緋都知道,但是胡緋公子不过淡然一笑,全全承下了所有的褒贬。

 此刻俩传奇正准备出城,大传奇抄着手,跟在抱着鱼缸的小传奇身后,鱼缸里头一只小乌缩在水里,要死不活。

 本来这大冬天的,哪只乌闲着没事儿做打破作息规律睁着眼睛不冬眠?偏偏有些个商人喜好卖些反季节的东西,把原本的价格翻了个三倍,就好似这只半死不活的小乌,本来应该跟着亲戚们一齐睡着,却被商人们一直用温水泡着,暗示小乌现在还是秋天现在还是秋天,千万别睡过去千万别睡过去,于是一刻前还被泡在温水里畅游得不知夏秋冬的小乌,转眼卖给了小凤,温水渐渐冷却,立刻冻得把脑袋手脚往死里缩。

 小凤买的东西何止这一只小乌,其他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她买过之后转手便给了胡緋,胡緋转手便进袖子里,一直一直一直没,小凤乐昏了头没注意,否则定得掀起胡緋的袖子瞧个明白。

 天色渐晚,胡緋不打算带小凤走太远,两人走走停停,偌大个西陵山才爬了个小指甲盖儿这么远。

 忽然小凤低下头不走了,胡緋弯去看,是只冻死了的麻雀,身体僵硬得躺在小凤脚边。胡緋笑着摸了摸小凤的脑袋:“这世间凡物皆是如此,既然有幸来到这世上,便会有走的一天,不管有多么不舍不愿不甘,都是要走这一遭的,谁都逃不出这个定数。莺莺啊,我让你抄的那本《大般涅盘经》你可还记得?”

 小凤点头,她曾经完完整整把这本经书抄写了一遍,虽不太能明白其中深意,字倒是都识得了。

 胡緋点头:“佛曰:‘生本不可得,不生故不灭’,你要晓得,我们有一天都会魂归离恨天,不要怕,也不要伤感,这是常事。”

 想他母亲年轻时是多么风华绝代,现在也抵不过岁月垂垂老矣,小凤不太懂,只愣愣地看了胡緋半晌,忽然放下鱼缸,小心翼翼托起麻雀的尸体放在一棵常青树下,又用几片树叶将它严严实实盖了起来,这才拾起鱼缸又走回胡緋身边。

 胡緋什么都没说,只嘴角挂着宠溺的笑,揽着小凤朝前走去,忽闻远处溪水叮咚,胡緋打算带小凤在溪边坐坐便回去。

 走近一瞧,原是从山上汇下一条小溪,缓缓进山脚一片湖泊,想是近来春日渐暖,山上积雪融化,这才有了小溪。

 小凤从没见过湖泊,此刻振奋地快跑过去,颠得她怀中的小乌生不如死。湖面上尤附薄冰,小凤惊叹地张大了嘴巴。

 胡緋远远的站在树荫下懒得过去,只叹自己平时忽略了小凤,竟然让她看见个小水沟都惊讶个半天,忒没见过世面。  M.vJIxS.com
上章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