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
第四十七章 风起云涌(二)
  楼外人声鼎沸,春风拍岸,楼内寂静无声,气氛冷凝。

 胡洱奉命去查敖茕的行踪,胡緋亲自守着海岸,若是敖茕要逃回海里,势必要进过这里。

 潇潇瑶瑶一左一右站在胡緋左右,低着头不敢说话。

 楼外,海边,白花花的银子扔下海去,家境贫寒的渔民们投得少些,富裕的商人们投得多些,他们双手合十,虔诚无比,口中嘀咕着自己的愿望,有求平安的,有求发财的,似乎只要这样天上的仙海里的神便能保佑他们。

 胡緋双手笼在袖中紧扣前,他脑海中一遍遍回想着方才发生的一切,似乎就在他举步踏上祭坛的那一刻起,敖茕便消失了踪影。

 “妈的!”胡緋突然一拳打在墙上,徒手凿出一块凹痕,还留着一丝丝血迹,在雪白的墙壁上如同一朵破碎的梅花,殇零残破。

 “公子!”潇潇惊呼一声,立刻掏出手绢替胡緋包扎手上的伤口。

 瑶瑶哽咽道:“公子,这都是奴婢们的错,你莫要伤害自己…若是小姐瞧见了,定然要难过的。”

 胡緋任由潇潇摆自己的手,一句话不说,独自承受着内心的愤怒和无助。

 “公子!”胡洱跌跌撞撞的跑进来,话都说不出,只举着手中攥着的一封信。

 瑶瑶急忙接过递给胡緋,潇潇倒了一杯冷茶递给胡洱,胡緋单手拿起那封信,一眼扫过,脸色未变,只对胡洱说:“你告诉他,我把整个西陵城的生意都给他,只要他把莺莺送回来。”

 胡洱正准备喝茶的手顿住,他结结巴巴地说:“可是公…公子,他只要商会会长一职,应了他便是,为何…要给他整个陆上的生意?这可是您辛辛苦苦打拼了十几年才得来的…”

 胡緋无所谓的挥手:“他迟早会要的,莺莺是我的命门,答应了他第一个要求,他便会提出第二个第三个要求,他是只喂不的泥鳅,既然喂不,那么我就给他我的全部,让他再没什么可要的,虽然说二者结果并无甚不同,但是与其让他耗时费力的一条一条来要,不如我痛快地一并给他,还省着点时间,别忘了,莺莺还病着。”

 是了,最重要的是,他的莺莺还病着。

 潇潇瑶瑶早就惊得不知作何反应,纵是胡洱,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他跟了胡洱上百年,自认早就摸透了胡緋的心细,他自私,自利,从不做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若是人家拿了他一分,他便要夺回来十分,从未见过人家拿了他一分,他还要送过去十分的。

 “还愣着做什么?快去!”胡緋大声呵斥着愣在原地的胡洱,胡洱挣扎了一番,还是顺从的出了门。

 胡緋在掌心燃起幽蓝狐火,将那封短短的信笺烧成了灰烬,他墨的瞳孔里倒映出两簇摇曳的火苗,终于心安了下来。

 钱财,权利,地位,皆乃身外之物,只有一人,纵使抛却生命也要护她周全。  M.vjIxS.cOM
上章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