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
第五十九章 长空暗淡
 “大胆!”众人从未见过如此愤怒的凤尊,五官刀削般刚毅,眼神犀利如剑“妄论朱雀王族,单单训斥几句就推了责任?你们把我妹妹当什么?你们把我父王当什么?”

 凤王面无表情地坐在王座上,那一红一紫的小丫鬟跪在大殿中央瑟瑟发抖,微微啜泣。

 “贤侄啊,她们也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小丫头,嘴上没个准儿,呃,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嘛,你莫生气。”凤王的二弟凤池笑得没甚所谓。

 凤尊冷哼一声:“童言无忌?我听说最近有人向我父亲劝谏,道我如今住在凤临殿里的妹妹并非凤王亲子,这也是童言无忌吗我的好二叔?”

 凤池一滞,扫了一眼幺弟,这话是他托凤酉说的,如何被凤尊知道了?

 凤酉双手抄在袖子里,装作什么都没听见,打定主意不置一词。

 三弟凤逋一看殿内气氛不对,立刻调笑道:“贤侄啊,你莫要这么凶嘛,你看你把两个妹妹吓的。”

 那俩红紫丫鬟确然能跟凤尊攀上亲戚的,其实整个凤族都是亲戚,不过千百年来一房又一房的传下去,血缘早就淡了。

 “妹妹?”凤尊眉梢上调,戏谑之态溢于言表“我记得母妃只替我生了一个妹妹,还不受你们待见,哪里又来的两个妹妹?三叔,若现下跪在这的是我妹妹,我早就一巴掌拍过去了!”

 凤池软得不行便想来硬的,他把脸一板:“尊儿,你这话说的可就过分了,她们一人我表外甥女,一人是鸑鷟贵族之女,地位显赫,能在此处跪上两个时辰便已经是不小的惩罚了,你为何还要如此咄咄人?”

 “这么说来,我妹妹便不是你侄女,不是贵族之女,不是地位显赫了么!”凤尊毫不示弱,哪里还有半点当初哭鼻子的荒唐样子。

 凤池凤逋对视一眼,纷纷冷着脸不再说话,跪在地上的两个丫鬟本来是他们手下的心腹,安置在小凤身边就是为了能找出小凤的“破绽”他们至今都不相信那个一无是处的小凤会是凤王的亲女。

 “好了。”一直未发话的凤王终于开口,神色没有太大起伏,他沉了一番,道“既然二弟三弟坚持这是场误会,那就是场误会好了。”

 “父王!”凤尊大怒。

 凤王抬手打断凤尊:“不过连二弟三弟都会产生这样的误会,想来凤族里还有不少人也对临儿的身份存疑,这样吧,三天后在凤巢里举办一场宴席,把天界的神仙们都叫过来,我们好好地把临儿的身份说个清楚,有什么疑惑大家当众解决,你们看,可行否?”煞妃,狠彪悍

 凤尊满意地点点头,这样最好,果然还是父王想得周到些。

 凤酉也点头,凤池凤逋却不答话。

 凤王猛地一拍王座扶手大吼道:“行还是不行?”1d7Cq。

 凤池凤逋对视一眼,一齐朝凤王拱手作揖:“全听大哥吩咐。”

 凤酉在一旁鼻子,心里暗自叹气,不就是多了个娇弱些的侄女,人凤王都没嫌弃,你们这一个二个的都凑什么热闹。

 凤族在蓬莱大宴宾客,四海八荒的神仙都收到了带着一撮凤羽的请柬,由凤族太子亲自奉上,一时之间,那当初的五彩凤蛋,现今的凤族次女凤临,再次被推上风间口。

 在凤巢大殿里,几个神仙的坐骑化作人形,蹲在角落里吹牛。

 麒麟坐骑瞥了一眼左右,低声对身边的同僚们说:“你们听说了么?当初那闹得轰轰烈烈的五彩凤蛋,竟然孵出来一只黄莺!”

 白虎坐骑立刻反驳:“不是黄莺,是鸽子!”

 仙鹤坐骑附和:“我也听说是鸽子。”胆凤过就剑。

 银狐坐骑长眉一挑:“我家君上也说是黄莺。”

 麒麟坐骑大掌一挥:“赌!我用我头上的犄角打赌,就是黄莺!”

 白虎浑身炸:“赌就赌!老子还怕了你不成!若她是只黄莺,老子就把门牙拔给你!”

 仙鹤君干笑着做和事老:“这不都是听说的么,各位何必伤了和气。”

 银狐勾一笑:“那就赌吧,要是我们赢了,你就把牙拔给我们,要是你们赢了,我们就让你把牙拔下来。”

 白虎大吼一声:“好!”银狐和麒麟噗嗤一声笑出来,仙鹤君仍然在喋喋不休:“莫伤了和气,莫伤了和气!”

 陛下的猎者游戏

 坐壁观上的犀牛坐骑冷哼一声,不屑一顾:“那种没没据小道消息你们也信?”他警觉地看了看左右“告诉你们吧,其实那凤蛋掉下人间便碎了个稀巴烂,如今的凤临殿下就是个…但是…然后…所以…”

 叽叽咕咕一阵爆料。

 众坐骑纷纷点头,皆是一副长了知识的形容。

 “不知各位在聊什么有趣的话题?可否带我听听?”凤尊一张冰山俊脸陡然出现。

 众坐骑君具是浑身僵硬,惊恐万分,在人家凤族的地盘上说人家公主殿下的坏话,这莫就不是传说中的现世报?仙鹤君长叹一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凤尊脸笑脸,出一口森森白牙:“我凤族向来好客,各位仙家坐骑也是有招待的,各位请移驾偏殿吧,坐着赌可比蹲着赌舒服多了。”说完,凤尊拱了拱手,悄然离去。

 麒麟:“他听见了…”

 白虎:“全听见了…”

 犀牛:“咳咳,大家都去偏殿吧。”17903890

 仙鹤君:“我早就说过了,莫要妄议仙家上神的嘛!”

 银狐:“还赌不赌?”

 宴会的时辰未到,众神却陆陆续续都来的差不多了,凤王应接不暇,凤尊便也帮着接待不少仙友,虽谈不上长袖善舞,却也同仙友们谈笑风生,怡然自得的很。

 忽然,一阵龙啸响彻云霄,龙族太子御踏风而来,凤王凤尊立刻出殿接。

 赤脚大仙对太上老君说道:“如今凤尊殿下也能独当一面,可不再是往日只会哭鼻子的小太子了。”

 太上老君捋了捋胡子:“嗯,嗯,老朽原以为龙凤相争,凤尊殿下定然不上龙御殿下,现在看来,凤尊殿下不过是多了几分真情罢了。”

 终于,殿外响起悦耳凤鸣,正主到了,众仙都往门口看去。

 凤后拉着小凤走进大殿,微笑着朝众位仙友点头示意,凤尊不顾众人眼光,冲上来一把抱起小凤,率先往高座走去。

 凤后无奈,对仙友们抱歉地笑了笑,仙友们都知道凤尊的子,皆明了的点点头。狐霸天下,狼王暖

 凤王携凤后又是挥手又是点头,做足了面子,这才往王座走去。

 小凤和凤尊的位置本是分置王座两侧,但凤尊爱极这个妹妹,偏要同小凤挤在一桌,又是端茶又是倒水,比小凤原先那两个丫鬟不知称职多少。小凤从未见过如此阵仗,那么多奇形怪状的人,那么多双神色各异的眼睛,小凤难免有些怯场,缩在凤尊的臂弯里不敢抬头。

 “诸位仙友。”凤王举起酒杯站在高台上“今宴请诸位在蓬莱一聚,便是为了庆贺我小女重归天界,前段日子小女一直身体不适,近终于大好,这得多亏了大家的慷慨相助,特别是龙族,对我凤族恩重如山,本王在此谢过诸位,若是以后仙友们有任何难处,凤族能帮得上忙的,我族一定万死不辞!”说完,凤王仰头喝下杯中烈酒,众仙直呼痛快,也了自己杯中的酒。

 凤后笑得温婉,对一旁的小凤招了招手:“临儿过来,到母后这儿来。”

 小凤瞧着凤后,又扫了一眼凤尊,凤尊拍了拍她的背:“去吧。”

 小凤听话的点点头,小心翼翼地走上台阶,牵住凤后的手。

 凤后扶着小凤的肩膀,让她正面对着台下众仙,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过来,小凤忽然害怕得想哭,奈何凤后一直扶着她的肩膀,让她逃都没法逃。

 “众位仙友们,这便是小女,正是那从五彩凤蛋里破壳而出,虽然她在还是一颗凤蛋的时候便落人间,但是我和内人一百个肯定,她便是我们的女儿,近来有不少中伤小女的流言蜚语,我和内人听了愤怒十分,想来仙友们也是半信半疑,如今我们一家便站在这里,诸位有什么不明白的只管问,但是等过了今,过了这场宴会,就请诸位便莫要再议论此事了。”凤王摸了摸小凤的脑袋“她从小流离失所,我们无力护她,可如今既然凤已还巢,我们便定要护她周全!”

 凤王这一番话真情所致,仙友们唏嘘不已,谁还敢再问多,皆是纷纷唾骂那些个饶舌的宵小之辈。

 龙御端着慢慢品酒,眼神却一眨不眨地瞧着高台上的小凤,一头乌黑长发及,中间却混着一撮白色,与她耳朵上的翎,一双杏眼微挑,光四溢,女孩的天真又带着一丝少女妩媚,小巧的鼻子,绯的嘴,果然美人胚子,只是那翎的颜色,不大对头吧?一个月前他送她回来的时候还是黄的,怎么如今变得雪白了?

 视线缓缓向下,龙御看见了小凤长袖子出的小拳头,再扫一眼那抿得紧紧嘴,他想,这个孩子在害怕。  M.vjIXs.cOM
上章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