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
第六十四章 迢递寄春
 龙若想起前段日子,大皇子长子的侍女不小心跌断了腿,因此她被唤去照顾了那小太皇子几,不过才几十岁的小孩子,被宠得脾气傲地要上了天去,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跪下来他的靴子,要不是龙御嘱咐过龙若处处忍让,依龙若的脾气早就翻脸了。

 龙若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翅放在小凤的碗里:“奴婢不吃这个的,殿下自己吃吧。”

 小凤也不多问,点点头,拿起筷子斯斯文文吃起烧来。

 龙若看着小凤慢地吃完整只烧,不知是这孩子天生食量大着。还是一直饿到现在,龙若比对着昨小凤的饭量,觉得后者可能更大些,想她这样内敛的子,想必在蓬莱也没吃好过。

 蓬莱不比昆仑,凤凰只吃素,蓬莱岛除了草木就是凤凰,哪里能吃到?龙族就不拘了,荤素搭配着吃,昆仑到处都是飞禽走兽,想吃到并没有什么难处。龙若想起方才小凤温顺吃青竹的样子,心里忍不住一阵酸楚,她忽然想起那些不靠谱的流言,是何人如此不辨是非,竟然把如此乖巧的孩子说成那般不堪。

 凤尊掰着手指头,终于盼来了第三,这法道会一如既往的无趣,但是凤尊想着今便能离开玄岛去见小凤了,竟然一反往日对法道会的消极应对,眉飞舞地同南极仙翁谈论起法道来,南极仙翁大叹如今在凤尊这般小辈中,已经无什么人重视法道了,除了晋华星君意外,便只有凤尊一人了。

 “晋华星君?”凤尊是出了名的两耳不闻窗外事,是以他从未听说过晋华星君这号人物,若是他早早听说了这个人,那么今他说什么也不会出这个风头。

 远处传来一声鹤鸣,南极仙翁捋了捋胡子:“哦,说晋华晋华到,他可是极擅长法辩的,凤尊殿下可与其切磋切磋。”

 凤尊愣愣地看着朝他们走来的晋华星君,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面无表情,一股子气息由内而外,凤尊在心里暗叹:真像个神仙!

 晋华星君极擅法辩,曾与慈航道人论法九九八十一天,直把慈航道人坐得老腿筋这才罢休,这说明晋华星君不仅擅长法辩,还固执得要死,一个话题说不完绝不罢休。

 凤尊哪里懂什么道法,不过是在半睡半醒间听见了南极仙翁与同僚们论法,便换了个说辞把那些话重复一遍,南极仙翁还乐得直点头。

 “晋华君,这位便是凤族的太子凤尊殿下,他对法道了解甚广,二位可以借着今的机会好好切磋切磋,顺便也让我等开开眼。”南极仙翁眯着眼睛直点头。

 凤尊吓得干笑直摆手,他对道法懂个鬼,晋华星君只道他是谦虚,起衣摆席地而坐,拉过凤尊便聊起了法道,那些个天花坠的词语他一概没听懂,只是在晋华星君说完一个观点之后,一边点头一边高深莫测地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永不结痂的伤

 据说,当时凤尊殿下和晋华星君一见如故,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整整聊了十天十夜,他们对道法的了解已经上升到非常人所能理解的地步了,连南极仙翁都闭着眼睛会意沉思,后有人问与会者盛况如何,众人皆摇头不语,更为这场法道会添上了神秘的一笔。

 然而之后,有跟着去听道会的坐骑君们私下里道出真相,当时之景如下。

 晋华星君:“本君以为…”

 凤尊:“嗯,有理。”

 晋华星君:“众人皆道…可本君觉得…”

 凤尊:“是,我也这般认为。”

 晋华星君:“然则本君…”

 凤尊:“赞同。”

 …

 依旧兴致的晋华君:“本君还以为…”

 饥饿难耐困顿加的凤尊殿:“是…我完全赞同你的看法…”

 十天十夜后。

 晋华星君猛然站起身,激动地扶住凤尊的肩膀前后摇晃:“凤尊殿下真乃晋华知己也!”

 凤尊已然魂归故里:“我也是这么想的…”

 南极仙翁的坐骑仙鹤君戳了戳他的脊梁骨,南极仙翁猛然惊醒,踉跄着爬起来热烈鼓掌:“啊!唔!好!说得好!”众人这才跟着醒过来,不明所以地眼睛一并跟着鼓掌:“说得好哇,晋华星君凤尊殿下真乃道法中的高人尔!”

 好!如是,法道会历时十二天十二夜,终于圆结束!

 凤尊离开昆仑山的时候,带走了小院里的小厮。凤尊自来自去惯了,本不想要小厮,但是龙御说,小凤也许会传话给他,若是找不到他,还能找到小厮,凤尊这才勉强带着那个冷面小厮去了玄岛,谁想竟然真派上用场。1d7Cq。女凰驾到

 “凤尊同晋华星君论法?”龙御诧异地看着龙闽。

 龙闽面无表情:“正是,已经坐了一天一夜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能结束,属下特地前来告知殿下。”

 龙御深知凤尊秉,把事情猜了个八分,笑着摇头:“我知道了,你回去继续守在他身边吧,记得法道会结束之后直接把他送回蓬莱岛。”

 “是。”龙闽迅速转身离开。

 龙御扔了手中文书,随手召来一个下人:“把这些文书全部送去龙王书房。”

 那下人一愣,没敢问为什么,只点头应下。

 龙御没了政务一身轻松,晃晃悠悠踱步到了小凤下榻的那间小院,只见摇曳、小凤、龙若三人一并坐在草地上,摇曳、小凤低声说些什么笑得快,龙若面无表情地抱膝而坐,一言不发。

 龙御握拳放在上,装模作样地干咳了两声,遮住嘴角抑制不住的笑容,不知为何,看见向来冷淡的龙若如此温婉的坐姿,他就莫名地想笑。

 龙若听见声响,立刻站起身,低头敛眉:“殿下。”

 摇曳站起微微欠身,拉着小凤站起来,也道:“殿下。”

 龙御点头,对小凤说:“今未去天池?”

 小凤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龙若,细声细语地说:“昨去过了。”

 龙御猜到她定是觉得无趣,他抬头看了看天色:“那今我带你去天庭逛一逛,可好?”

 在小院中呆了三,能有个出去的机会,小凤求之不得,龙御话音刚落,小凤便把脑袋点个不停。

 龙御看出小凤的激动,她的杏眼微微睁大,睫不时眨一眨,脸颊也泛着淡淡的粉红色,他觉得有趣,忍不住出微笑:“那就不用再等了,我们即刻便出发罢。”说着,他朝小凤伸出了手。

 小凤记得胡緋的手,比潇潇瑶瑶的手还要细腻些,白希细长,指甲尖尖的,却总注意到不会碰伤她,眼前这只手可不同,没有胡緋的白希,也没有尖尖的指甲,却骨节分明,宽大厚实,就这么看着也觉得很安心。若女子得去。

 小凤慢慢地把小手伸过去,只盖住了龙御大手的一半,龙御反手握住她的小凤,手心里绵软的触感让他心神一,似乎把柔软的心尖在了手中,龙御忍不住放松了力道,生怕一用力便捏痛了她,心想,怪不得凤尊这么爱护这个妹妹,确实惹人怜爱的很。世三国梦

 “姐姐们去吗?”小凤仰头看着龙御。

 龙御扫了一眼龙若和摇曳,前者面无表情,后者表情过于丰富,他瞬间下了决定:“今就我们两个罢。”

 小凤点头,她向来温顺。

 龙御牵着小凤走出院落,龙若和摇曳在他们身后欠身行礼:“恭送殿下。”

 小凤走的很慢,龙御跟着她的脚步也放慢了速度。17903890

 “你哥哥恐怕这几都回不来了。”龙御率先说道。

 小凤侧头看向龙御:“哥哥去哪了?”

 龙御将小凤一把抱起:“想不想去看看?”

 小凤没坐稳,身形一晃,差点仰头倒下去,幸好龙御用手扶了一把,小凤吓得双手环住龙御的脖子,全身都趴在胡緋身上,暖暖的热气呼在龙御脖子上:“想。”

 龙御从未抱过孩子,即使是自己大哥的孩子,他也从未如此亲近过,怀里的小人儿真的非常轻,似乎风一吹就能刮跑。

 龙御抱着小凤飞上云头,瀛海带着腥气的和风吹小凤的头发,她把下巴磕在龙御肩头,看着身后的昆仑山愈变愈小,忽然一只灰褐色的大鸟从他们头顶掠过,小凤想起前几天也曾见过这样的大鸟,便好奇地问:“哥哥,那只大鸟叫什么名字?”

 龙御虽在三兄弟中排行最小,但旁系弟妹也不是没有,唤他“哥哥”的人不在少数,他也不是没有听过小凤唤凤尊哥哥,可这当这“哥哥”二字从小凤嘴里吐出来唤他龙御的时候,他只觉得那声音如同雨滴进池塘里那般叮咚悦耳。

 “那是大鹏,虽没有你们凤凰耐看,却因着是佛祖座下的神鸟,地位同凤族不分上下。”龙御抬头看那大鹏,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若小凤是自己的亲妹妹就好了,如此他便也能同凤尊一般毫无顾忌地同她嬉戏玩耍了。

 小凤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明白没有。

 玄岛离昆仑山并不太远,未顷,龙御便带着小凤落下云头,走到了法道会场外,有扎着总角的小童子笑嘻嘻的上来:“竟是龙御殿下,小子以为龙圣殿下前来过,龙族便不会有人来了,因此并未准备合适的位置,殿下可要…”  M.vjIxS.cOM
上章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