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
第七十四章 恨不能忘
 在小凤无比受伤的眼神中,胡緋竭力地掩饰着自己的痛苦,他想端起面前的茶杯,却发现手抖的厉害。

 雪女见此,转身挡在小凤面前,出微笑:“小姐听见了吧?问题问完了,可以走了吧?再不快点回去,早饭便冷了。”

 “我不相信…”小凤仰着头,坚定地看着雪女“他一定是还没醒酒,我会一直待在这里,一直到他酒醒了为止。”说完,小凤转身,逃离这陌生的房间。

 小凤的脚步声渐渐消失,胡緋捂着脸,忽然大笑了起来,没醒酒?他多么希望自己一直醉着,这样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将她抱进怀里,不用考虑任何未来,不用考虑自己是谁,不用考虑她是谁。

 这真真是一场好戏,明明爱到骨子里,却要狠狠地伤害她,明明想要拥她入怀,却要狠狠地推开她。

 胡緋陷入了一场醉,他觉得自己果然是醉了,否则怎么会如此享受这种彻骨的疼痛?那些陈年往事再次涌上头脑,所有关于小凤的物什都被他好好地存放在柜子里,他不敢打开来看,但只要想着那些东西在那里,他便觉得心安。

 你为什么要回来?你若不会来我便不会再次感受这种痛苦,可我又盼着你回来,只有你回来,我的生活才有意义。

 小凤一直坐在榕树下,默默地看着胡緋同雪女的亲昵,他口中叫着“莹莹”的时候,小凤便要下意识站起来,以为是在叫自己,可是雪女却早她一步,娇笑道:“公子~”

 是莹莹,不是莺莺。

 小凤不怪雪女,如果胡緋同她在一起很开心,如果她也愿意同胡緋在一起,那么她便没有任何理由任何立场责备她。

 “临儿,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是善的。”

 是,不是所有人都是善的,因为每一个人对“善”的理解都是不同的,我认为是善的,可你却认为那是恶的,或者说,只要对自己有利的便都是善的,只要对自己有害便是恶的?既然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那么又怎么能判定,谁心中的善是真正的善呢?

 天色渐晚,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秋风刺骨,小凤就这么在榕树下坐了一天,小楼中时不时传来声笑语,小凤木然地听着。

 白老看得不忍,劝她:“别冻着了,你先回去吧,今胡緋恐怕是不会再见你了。”17903890

 “我不走。”小凤摇头。从“长”计议

 白老叹息,再不忍心看,独自下了水。

 小楼中,胡緋又开始酗酒,这次是最烈的新酒,胡緋一口灌下去,却从眼眶出来。

 为伊痴狂,一醉梦千场,不诉离殇,不问衷肠。楚颜恋歌笑,眷地老天荒。

 “公子,小姐还不走。”雪女趴在窗户上瞧了一眼,忽然,一只大手用力拉住了她,把她狠狠带进怀里,她大惊“公子?”

 忽然间天翻地覆,再回神,雪女已经被胡緋在了大上。

 胡緋黝黑的瞳孔盯着她,一眨不眨。

 “公…公子?”雪女红了脸颊,双手抵在他前微微推拒着“公子你醉了。”

 胡緋低下头去,在雪女耳边冷冷地说道:“我很清醒,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

 极端的寒冷和极端的炽热在雪女体内织着,她却心甘情愿。

 房中的烛火蓦然熄灭,胡緋在黑暗中低声命令道:“叫,给我大声的叫!”

 细雨瞬间化作倾盆大雨,把小凤浑身打得透,她却毫无知觉,凤凰的耳力极佳,此刻她听得清清楚楚,雪女娇媚的申银和胡緋的低混合在一起,比这秋雨更冷,更加刺骨。

 她听见胡緋在叫:“莹莹,莹莹…”

 莹莹,莹莹,只有雪女知道,胡緋在叫:“莺莺,莺莺…”

 一滴泪水滚落,被枕头入,没了痕迹,雪女用力承受,口中溢出阵阵娇:“公子,嗯…公子…”

 退一步,再退一步,小凤撞上榕树,终于退无可退,间的玉佩忽然掉落,碎成一摊晶莹的蓝色体,渐渐蒸发。

 不知道为什么,小凤脑海里闪过自己曾经在胡緋书架上超过的各种诗词。小竭的雪起。

 雪来比。对澹然一笑,休喧笙笛。莫怪广平,铁石心肠为伊折。偏是三花两蕊,消万古、才人笔。尚记得,醉卧东园,天幕地为席。回首,往事寂。正雨暗雾昏,万种愁积。锦江路悄,媒聘音沈两空忆。终是茅檐竹户,难指望、凌烟金碧。憔悴了、羌管里,怨谁始得。

 强娶嫡女:毒丑妃

 镇无心理黛眉,临行愁见理征衣。尊前只恐伤郎意,阁泪汪汪不甘垂。停宝马,捧瑶卮,相斟相劝忍分离?不如饮待奴先醉,图得不知郎去时。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谁知离别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头江已平。

 小凤以前从不懂那些诗句的含义,但是这一刻,她忽然懂了,有个声音在心底告诉她——原来如此。

 龙御一直坐在胡府上空的云头等着小凤,秋雨就在他脚下倾泻而下,他不停地思考,自己对小凤到底是怎样的感情,是亲情?可为何当她要投入另一个男人怀抱的时候,他竟然嫉妒到心痛?是爱情?可她不过是十二三岁女孩的样貌,他会看上一个孩子?

 只要低头就能看见她,但是龙御不敢,他甚至不敢深想,如果小凤这么一去不回该怎么办,他想到凤尊气急败坏的模样,忽然笑了起来。

 忽然一股蓝色的烟雾冲天而起,龙御猛地站起身,是小凤。

 女子的娇和男子的低混杂在一起,格外刺耳。

 龙御落下云头,看着靠在榕树上仰头淋雨的小凤,心疼的一颤,他走过去,伸出双手缓缓捂住她的耳朵:“别听,有我在,有哥哥在,没事,没事了。”

 小凤将头抵在龙御前,喃喃道:“哥哥,我冷,我想回家…”

 龙御心中一阵酸涩,一把将小凤打横抱起:“好,哥哥带你回家。”

 二楼的息声依旧逍魂,龙御回头深深看了一眼,一个转身,没了踪影。

 一天一夜高烧不断,连向来冷漠的龙若都紧张了起来,龙御坐在小凤身边衣带不解的守着,小凤耳朵上的翎从青色变成深深的紫,就像浸染了解不了的毒,龙御无法,对龙若道:“龙若,去把药仙情来。”

 龙若端来一盆冷水:“是,那…可要回禀凤族一声?”

 若是回禀了凤族,怕是自己私自带小凤下界的时候就瞒不住了,倒是又要闹得城风雨,他倒是没所谓,但是小凤,他不愿让她再受一丝一毫的伤害:“先莫要告诉凤族,你去吧。”

 “是。”龙若应声退下。

 那个男人敢如此伤她,龙御在冷水里把帕子沾,放在小凤的额头上,说不出是赞同还是不赞同,确然神妖无法相恋,可如此用偏激的法子赶她走,也太伤人心了。相公,不要啊

 “胡緋…”小凤的嘴里呢喃出一个名字,龙御的手顿了顿。

 小凤似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各种各样的人影划过,却所有的画面都定格成一个人的背影,他飘然而起的衣带被风带起,似是不舍地朝后飞去,小凤想伸出手去扯,却终是脚下一软跌坐在地,那人渐行渐远,最终连模糊的背影都再也看不见,她觉得忽然猛地坠落谷底,再一睁眼,已然是另一番光景。

 “谢天谢地,终于是醒了!”龙若扶着口,长叹一声,拉着身旁一白胡子老头儿道“多谢药仙!多谢药仙!”

 药仙手上还捏着银针,慌张道:“先放手先放手,凤临殿下毕竟是只凤凰,哪里这么容易就病倒的,昨不过受了寒,你瞧,今不是大好了?”

 “那是药仙的医术好!”龙若竟也难得的奉承。

 龙御也脸笑容,他摸了摸小凤的额头,确实退烧了,果然该早些把药仙叫来,他看见小凤神情有些木然,便担忧的问:“怎么?还有哪里不舒服?”

 小凤目光无神的朝龙御看了一眼,缓缓摇了摇头。

 龙御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他回头对龙若道:“你去做一碗粥给小姐,她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

 龙若感觉到龙御神情的变化,也止住了脸上的喜悦,应了一声,拉着药仙迅速退下。

 小凤哼了一声,撑着胳膊就要坐起来。

 龙御一把将她按下去:“起来做什么,快躺好,有什么事情躺下再说。”1d7Cq。

 小凤却仍然把龙御推开:“我…我要起来,我背上好…”

 龙御以为是什么大事,又把她推了躺下去:“躺好了,我来给你挠。”

 小凤终是躺下了,却在上不停扭动,蹭着挠

 龙御帮小凤翻了个身,起她隔着她的中衣轻轻挠着,但是挠了一会小凤便又叫起来:“不行不行,还是好…”

 龙御皱眉,手上加了一点力道:“哪里?这里?”

 “不…不是,肩膀,肩膀后面!”小凤的声音里竟是带了哭腔。  m.VJixS.Com
上章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