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
第八十四章 金堂玉马
 凤酉侧着头,不看凤尊:“无,既然大哥大嫂都同意,我们自然也觉得甚好。”

 凤尊扫了他一眼:“你们记着,不管临儿是个什么,她都是我凤尊的妹妹,凤族的公主,若是再让我听见什么风言风语…我可没有父王这么念旧情。”说完,头也不会的走了。

 凤王看着自己盛气凌人的儿子,心里暗自揣测,这个儿子是不是有双重人格?要不为什么一会儿幼稚得像个孩子,一会儿又凶悍得像个魔王,罢罢罢,随他去了,只要将来能管得住这一帮老小就成。

 凤王衣袖一挥:“都站着做什么,该干嘛干嘛去。”

 凤酉凤池互看一眼,带着自己的人纷纷离去。

 凤后见自己的儿子如此威武,心中忍不住是自豪,她快步走进凤尊的房间,正见凤尊面色不善地坐在凳子上,她笑:“尊儿,你看你,头发都没梳就往外跑,都多大的人了。”

 凤尊心中有气,听了凤后的话也不应答,凤后叹气,自己从梳妆台上拿了把梳子,替凤族仔细地梳头。

 凤王也走进房间,把那枚精致的木匣放在桌上,虽然方才凤尊震住了众人,让凤王很是满意,嘴上却仍要他一:“尊儿啊,你要是如今天这般威武,你爹爹我也就能少生几白头发咯。”

 凤尊没接话,只问:“龙族送的聘礼?这么个小盒子,能装什么奇珍异宝?”

 凤王瞪了他一眼:“这是说的什么话。”他打开木匣,顿时室的荧光,一颗淡紫的珍珠躺在丝绸垫子中,内有光闪烁,亮得扎眼。

 “什么?就这一颗小破珠子就想换我妹妹一生?这是看我们凤族没人了是不是?”凤尊猛地站起身,吓得他身后的凤后丢了手上的梳子。

 凤王啪得一声合上木匣:“你懂个鬼!冥海之中,除了那定海神针,就属这冥珠最宝贝了,乃是龙族的老祖宗神霄仙帝的东西,有了它,方圆百里的妖都不得靠近,你还不识货!”

 凤后将梳子捡起,扶着凤尊的肩膀按他坐下:“你这孩子,怎么说风就是雨的。你要是方才醒得早些,就能见着你妹妹了。”

 凤尊又是一个猛子站起来:“都怪那什么晋华星君!我凤尊跟他一辈子过不去!”

 “怎么好好地又怪到晋华君身上?”凤王板着脸,凤尊的小孩子脾气说上来就上来。

 凤尊冷哼一声:“若不是他,我怎么会连续十二天不开身,徒让那衣冠禽兽将我妹妹夺了去!”

 “衣冠禽兽?”凤后正帮凤尊绾头发,听凤尊这么一说,她手里一抖,才挽好的头发又散了开。

 凤尊双手抱臂:“就是那个龙御,哼,我果然看错了他,当初他丢了蛋蛋我就该知道他的本!”

 凤王对龙御的印象比对自己儿子的印象要好上百倍,他一听凤尊这般说龙御,立刻一股心头火就窜了上来:“你怎么动不动就说御儿?龙族千娇百媚的女子多的是,临儿她那么柔弱的小女娃,御儿能图她什么?若非真心实意,为何要跑来凤族求亲?”

 凤尊跟他一个暴脾气,听了凤王的话,他马上跟着站起身,回嘴道:“我妹妹好着呢,龙御能图的地方多得是!”挽好的发髻再次散开,凤后也没了耐心,一把将梳子进凤尊手里:“你自己梳!”说完,便不耐地走出了房间。

 凤王一巴掌拍在凤尊后脑勺上:“你个臭小子,自己比不得人家,还总是说人家坏话,龙御能瞧上你这么个兄弟,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

 “谁跟他是兄弟!”凤尊捂着脑袋,死死瞪着着凤王离去的背影,恨不得钻个窟窿出来。他心中委屈至极,难道要他跟爹娘说龙御占了妹妹的便宜,所以不得不娶她?这要是说出来,小凤更得嫁给龙御了。

 凤尊心中哀伤无人能解,寻问底还是认定了此乃晋华星君的错,凤尊捂着口倒回上,对站在一旁的凤戎说道:“凤戎,现下你主子我,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凤戎打了个冷战:“殿下别胡说,凤戎是已经有家有室的人。”

 凤尊累觉不爱,翻了个身,继续补眠去了。

 任由龙隆在地上躺了两个时辰,摇曳探头出来望了望,龙若走之前就让她负责看着院子,若是他们回来,发现龙隆就躺在她面前却不闻不问,少不得说她几句,于是摇曳不情不愿地化出人形,双手勾住龙隆的两只胳膊一路拖回他自己的院子,再一用力把他扔到上躺着。

 其实龙隆在中途便醒了,这一路上不知道多少个台阶,龙隆就这么被磕绊醒了,但是眼底扫过一片白色衣裙,他便知道,定是那个救他于水火中的娇俏女子,这情节,将将好同话本中的剧情结合,神秘少女救下受难少侠,龙隆觉得他那遍体鳞伤的少男心再次活了过来,但是一股羞涩劲让他没有立刻睁开眼睛看看搂着他的神秘少女长得个什么模样。

 摇曳用袖子鲁地抹了一把脸,看着躺在上的龙隆,觉得如释重负,她也不管龙隆半个身子都吊在空中,兀自走出了房间。

 龙若不在,那么有些琐碎事便落到了摇曳身上,比如说给小兔和老虎喂食,虽说那只灵兔自从到了昆仑山,便没被小凤“临幸”几次,但也确实是小凤的心头宝贝,唯一让摇曳觉得不能理解的是,龙若竟然把一兔一虎安排住在一起,更让她不能理解的是,就这一兔一虎还相处甚

 摇曳不知,小黄兄其实已经算得上一只灵虎,但是仍然不会说话,这府上唯一能同它交流的,便只有小凤了,小凤说,让它照顾小兔,它便照顾小兔,即使眼前这白白的兔子是它最爱的美食。

 老虎的食物都是荤菜,这摇曳管不着,她只负责喂兔子,只要随便变出一把绒花叶便能让着兔子吃上一整天。

 龙隆从门外出头来,自摇曳走出房门,他便一直跟在她身后,走到了这偏院中。瞧见白衣少女的背影,龙隆的心激动地砰砰跳,他不敢多看,兀自躲在柱子后做深呼吸。

 摇曳岂会不知有人躲在外面偷看?她捏了个诀,变成一只野花趴在角落里,恰好看见龙隆伸头探脑地看过来。

 人呢?

 龙隆扫视院落一周,哪里还有神秘少女的影子?除了一只老虎就只有…一只兔子?

 龙隆在这昆仑山住了好几,从未见过这兔子,他双眼一眨不眨地瞧着那只兔子,莫非这只白兔就是那白衣少女?龙隆越看越像,越看越像,许是龙隆的视线太过炽热,那只灵兔被看瞧得不大好意思,便扭了个头,股对着龙隆,继续吃自己的叶子,龙隆看见灵兔的动作,当下认定了这就是那白衣少女。

 摇曳瞧着龙隆似乎着了魔一般,缓缓地朝那只小兔子移动,愣愣地拿了一菜叶伸向灵兔的嘴巴,灵兔来者不拒,一口咬住,龙隆顿时欣喜若狂,竟然忘记那灵兔不远处还趴着一只老虎。

 摇曳趁势偷偷溜走,大舒了一口气。

 不久,龙御带着小凤龙若回来,面带喜气,摇曳知道,定是求亲的事儿成了。

 “龙隆呢?我们一天不在,他没惹什么事儿吧?”龙御问摇曳。

 摇曳想了想,除了差点从云头跌下来砸死她以外,到也没什么大事,于是她摇了摇头:“殿下他似是睡到晌午,下午又在这花圃边儿上躺了半天,现下正在偏院里喂兔子呢。”

 龙若有些惊讶:“喂兔子?难道小黄不在?他不是最怕小黄了?”

 摇曳想起方才龙隆那痴的眼神,琢磨了一番,答:“可能是觉得最近有些嘴馋,想吃了那兔子解解馋吧…”

 小凤一听,立刻撒了龙御的手,朝偏院跑去。

 龙隆自以为同白衣少女的距离一点点拉近,因为他从起先只能顺一顺灵兔的,可现在却能将它抱在怀里爱抚。

 小凤传进来的时候,正瞧见龙御嘟着嘴朝小兔凑过去,她吓得大吼一声:“住嘴!”

 龙隆一愣,眨眼间怀里的灵兔就被小凤抢走了,龙隆看着眼前这位“前任”心上人,觉得方才同“现任”亲热的样子被瞧见,心中难免有些不好意思,他尴尬地看着小凤:“临妹…姑姑…对不起…”

 小凤完全不知道龙隆的心思,脑海里只记得摇曳那番话,正和龙隆的“对不起”重合,心想着他果然是要吃掉自己的小兔,于是小凤幽怨地瞪了龙隆一眼:“你怎么能这样呢?这可是嫦娥姐姐给我的小兔。”

 听了小凤的前半段话,龙隆还心怀愧疚,但是听了后半段话,龙隆的心思就顾不得愧疚了,他心想,原来那白衣少女是嫦娥的灵兔,怪不得如此娇俏。龙隆觉得,他已经失去了一次自己的心上人,这次,他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把握住这个机会,于是他急切地说:“临妹…姑姑,你把这灵兔送给我吧,你要什么都行!”

 他果然是想吃了小兔,小凤紧紧抱住小兔:“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小兔!”  m.VjiXs.Com
上章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