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
第八十五章 珠联璧合
 在龙后亲自办下,几乎天庭中每个叫得出名字的神仙都收到了请柬,这下人人都知道了龙御殿下和凤临殿下的亲事。

 适时,八公主正在司命府中讨茶喝,司命拿着请柬对八公主道:“我早说他们二人不对劲,啧啧。”

 八公主却笑道:“这件事说明白了一个道理。”

 司命:“什么道理?”

 八公主:“说不准你命中注定的那一位,还没出生呢。”

 司命恼怒之余,竟真的考虑起这个问题来,八公主看出他的心思,立刻制止道:“我跟你说笑的,你还是继续喜欢玄女吧,莫要去荼毒那些尚在襁褓中的幼孩。”

 司命夺了八公主的茶盏,怒气冲冲地将她轰出去,想起自己曾经将观尘镜赠与龙御,龙御定是用它看了凤临的过去,一时之间,司命忍不住顾影自怜起来,若他真要在玄女孩童之时便遇上玄女,说不定又能成一段佳话。

 龙隆这几竟然出乎意料的乖巧,纵使没有龙若和老虎小黄的看守,他也能听话的跑完二十圈,这对于处在青春叛逆期的龙隆来说,乃是一件大奇事。龙御因着龙王首肯了他和小凤的婚事,这段时间少不得把往日堆积如山的文书看了去,是以无心深究其中缘故,小凤整粘着龙御,也不大理龙隆,龙若更是不愿意同龙隆接触,只当这是天上下红雨。

 这世上,恐怕也只有摇曳晓得他的心思了。

 说来也怪可怜,龙隆自觉跟临妹妹这桩姻缘断了,心中苦闷难当,彼时又有龙御着他跑圈,没了心理支柱又皮受苦,忽然又一娇俏女子出现在他面前,并救下了他,难免又让龙隆的一颗芳心送了进去,因着自己这张娘娘腔的脸,龙隆急于向佳人展现他的男子汉气概,这唯一的路子,便是绕着天池跑圈…然而他以为那女子是个灵兔仙,每每跑完圈便要到灵兔面前晃一圈,就算老虎他的手,他都不曾出胆怯的样子,可惜可叹,真正的佳人却一直未曾见到。

 小凤本是不愿让龙隆整去见自己心爱的小兔,可龙隆哪里会听话,他面上答应,其实还是偷偷摸摸地去看那灵兔。龙隆以为自己同“佳人”灵兔亲热的时候,从未有人发现过,但是不巧,摇曳撞见过一次,还正是一人一兔亲地烈的时候,摇曳心中一撞,心想原来这太子是个嗜兔的BT,却忽然听见他说:“仙子,你自从那救下我,便一直不曾变出原形,也不肯同我说一句话,莫不是嫌我没有男子汉气概?可我r跑下天池二十圈,你瞧我腿上的肌!”

 摇曳嘴角忍不住搐两下,莫非他将她当成了灵兔?又听龙隆深情地问:“仙子你莫非不喜欢我吗?可我每每亲热你,你也不曾拒绝啊?”

 听至此,摇曳全身都起了一层皮疙瘩,毫无疑问,这小子不仅把她当成了灵兔,还对她心生爱慕!那小子长着一张女人的脸不说,脾气还又硬又臭,腾个云还能把自己跌下来。摇曳遁地溜走,缩在绒花里再不愿出来。

 终于等到了下月初一,各路神仙纷纷驾临冥海龙宫,整个龙宫一片喜气洋洋,红色的珊瑚丛铺了整个院落,就连琉璃瓦也被擦得更加扎眼。

 龙王龙后高兴地合不拢嘴,给每个前来赴宴的神仙们一块琉璃玉作为赠礼,虽不怎得贵重,却也算是冥海的特色之一。不一会儿,凤王凤后也赶到,同龙王龙后一阵寒暄,便被下人接进大殿,凤王虽不太想承认,但是这水晶龙宫着实要比凤巢大些。凤尊正赌气,没跟来。

 龙御同小凤坐在一桌,宴会还未开始,便已万众瞩目,龙凤呈祥一直以来都被誉为佳话,可龙凤结亲这番还真是头一次。

 龙御见凤王凤后相携而来,立刻站起身,拱手一拜:“凤王,凤后。”

 凤王一挥袖子:“还叫得这么生疏?”

 龙御一愣,随即笑了笑:“是,岳父,岳母。”

 凤王大笑,凤后也以袖遮口,眼角的笑意晕成一片。

 如此一番阖家美满之景,怎地不让人羡慕,怎地不让人嫉妒?

 在这些应邀前来的客人里,并不都是顶有名的神仙,有些海里的怪也收到了邀请,比如说鲛人一族。

 若要追溯到上古时期,鲛人同龙族本是一家,可后来有一部分龙族同他族通了婚,便生出了鲛人一族。现今的鲛人一族里有个鼎鼎大名的公主,名叫沐和,不仅人长得闭月羞花,舞姿也曼妙得堪称冥海一绝,今便受邀前来献舞,然而这个公主同冥海里所有的姑娘们有些一样的心思,那便是嫁给龙三太子,如今这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太子却成为他人的丈夫,心中自是酸涩难当,更何况他娶得还是没甚本事的凤临?

 众仙落座,宴会开始,龙御正一心一意地给小凤碗里道菜,忽听见台下一阵惊呼,他低头一看,原是沐和公主,只扫了一眼,便继续给服侍小凤吃菜。

 沐和一颗心都在龙御身上,谁知他不过只瞧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于是心中便愈加怨恨龙御身边的小凤,那样一个废物都能成为他的子,凭什么她就不行?她不仅才貌双全,还能歌善舞,比那样一个半大的孩子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其实就在龙御同小凤的事情被龙后发现的那一天,鲛人一族正巧送了聘礼到龙宫,想同龙族结亲,龙后收下了那聘礼,想着沐和公主名声不错,又同龙族门当户对,龙御若是娶了她到也算良缘,谁知上了昆仑山后便撞见了龙御和小凤的事,当时她还记着要退了那聘礼,却不想龙隆那闹心的孩子不见了,这事便这么耽搁了下来,等龙后想起了要退这聘礼,还是在拟宴请名单的时候,于是这聘礼便同邀请函一同送去了鲛人一族。

 沐和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却不快的很,怎么送了聘礼的是她,最后娶的却是别家的姑娘?

 两条丝带飞上半空,一曲惊的舞蹈就此开始——腕弱复低举,身轻由回纵。可谓写自,方与心期共。舞转回,歌愁敛翠钿。堂开照曜,分座俨婵娟。

 “好!”大殿中叫好声一片,沐和心中得意,再扫一眼龙御的方向,发现只有小凤双眼一眨不眨地瞧着她,龙御却只顾着给小凤挑遇刺,瞧都没瞧她一眼。

 沐和心中苦闷难当,却也无可奈何,只是舞得更卖力了些。

 当沐和把自己的折成一百八十度的时候,小凤瞧得眼睛都直了,她扯了扯龙御的袖子:“哥哥,那个姐姐是谁?舞跳得真好…”龙御目不斜视,将一盘剔去所有骨刺的鱼推到小凤面前:“那是鲛人一族的沐和公主,你觉得她跳的好?天上的七仙女跳得可比她好得多,但毕竟是王母娘娘的女儿,请来在这种小场合献舞,难觅辱没了她们的身份,等我们大婚的时候,把她们请来给临儿跳舞可好?”

 小凤眨着一双大眼睛巴巴地看着龙御,一脸渴望点点头:“好!”龙御笑着捏了捏小凤白的小脸。

 台上两人如此旁若无人的卿卿我我,台下人自是议论纷纷。

 坐骑君们又耐不住寂寞,在大殿角落里凑成了一堆。

 犀牛坐骑深沉道:“自我家君上收到了请柬,我就思夜想,你们说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可龙跟凤成了亲,他们会生出个什么?”

 麒麟坐骑从鼻子里了一团气:“哼,这还不简单,当然是生个凤凰了,母凤凰怎可能生出个龙蛋来?”

 白虎向来喜欢同麒麟对着干,他说:“你怎么知道是个凤凰,我就说生的是条龙。”

 银狐挑着眼角看向他俩:“没准儿还真能生个龙蛋,听说鲛人一族的八皇子娶了一条小巴蛇,生得不就是鲛人?”

 麒麟双眼一瞪:“敢不敢赌一把?”

 白虎尾巴一甩:“赌就赌!”

 仙鹤君再次冲上去:“哎呀,这龙御殿下和凤临殿下婚都没成呢,现下赌这一局不是太早?莫要伤了和气,莫要伤了和气。”

 谁都没管仙鹤君,麒麟和白虎脑袋顶脑袋,正吵得不可开,银狐在一旁煽风点火,在地上划出一条线:“吵什么吵,诸位都快把赌注拿出来,线左边儿是龙,线右边儿是凤,仙鹤君你赌什么?赌你脑袋上那撮红儿怎么样?”

 仙鹤君捂着脑袋遁走,麒麟揪下自己一枚鳞片放在线左边,白虎拔了几撮放在线右边,双方正大眼瞪小眼之际,忽然有人把一枚茶杯砰得在线上:“我赌龙凤胎!”

 坐骑们顺着那茶杯望过去,只见一个光头老儿双手抄在袖中,蹲在他们边上,嘴角的胡须翘得老长。

 犀牛君眯起眼睛:“新面孔啊,这位仙友是?”

 那光头老儿双手一拱:“老朽是新晋的小仙,正在山神羌无手下做事。”  M.VjIXs.COM
上章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