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
第八十九章 千钧一发
 “呐,不知道你的心脏是什么颜色的呢,挖出来看看好不好?”那女童本有一张单纯的小脸,可说出来的话却可怕至极,小凤吓得连连后退,却忽然被那女童后背长出来的鬼手抓住,抵在墙上动弹不得。

 “呐,留下来陪婉儿玩不好吗?为什么要挣扎?”女童一步步靠近,一只鬼手就要摸上小凤的眼睛,忽然,一股熊熊烈火围绕在小凤周围,所有鬼手全部燃烧起来,女童尖叫着松开小凤,躲在角落里拍打着鬼手上的火焰,却发现这活不仅灭不掉,反而顺着手臂渐渐攀,就要烧到她身上,无奈之下,女童只好自断手臂,疼得呜咽个不停。

 小凤愣了一愣,下一瞬便绕过女童直上顶楼,一阵耀眼光芒过来,小凤用手背盖住双眼——

 有女妖且丽,裴回湘水湄。水湄兰杜芳,采之将寄谁。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 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尝矜绝代,复恃倾城姿。

 不知哪里飘来的桃花,洋洋洒洒飞散在空中,一女子背对着小凤侧躺在软榻上,如此引人遐想的背影,长发落地,衣裙拽地,小凤心中已然猜到,这定是个美人。

 原以为是多厉害的妖怪,谁知道竟是眼前这个好似正在沉睡的女子。

 渐渐地,那美人回过头来,小凤呆住了,如果说方才那个不男不女的姐姐是美人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姐姐就是美人中的极品了,但是小凤愣住并非是因为这美人的绝世容貌,而是因为她觉得,这个美人姐姐,她是见过的。

 恍然之中,似乎有一红齿白的少年折下一枝桃花,对着身旁的少女笑道:“江南无所有,赠君一枝。”

 龙宫的大厅中一片死寂,几十个龙族元老,竟无一人敢开口。

 龙御手上仍然握着铁剑,手臂上的伤口仍然微微渗出些鲜血来,他却似乎根本没有察觉。

 忽然,陆陆续续进来几个侍卫。

 “回太子,东苑未见凤临殿下身影。”

 “回太子,西苑未见凤临殿下身影。”

 “南苑未见…”

 “北苑未见…”

 侍卫的声音回在空旷的大殿之中,龙王听得都心里发,他这小儿子平里客客气气,面上带笑,可他发起脾气来却是最骇人的,龙王挥挥袖子:“再去找再去找!把整个儿冥海翻个儿都要找出来!”

 “不用了。”龙御冷冷地说道。

 龙王一愣:“不找了?”

 “怎么不找。”龙御抬脚走出大殿“要找也不是这个找法,就这个找法,一百年也找不到。”

 龙王心虚得很,确然在龙御走之前,他曾信誓旦旦地承诺,绝不会把小凤丢,龙御这才放心去了龙圣的领地,谁知道怕什么来什么,这小凤凰在水里也能丢。

 龙御到了方才知道,一群海妖叛变,龙圣被困在一珊瑚里,进出不得,幸亏龙御及时赶到,以一人之力,敌过海妖万千,救出了龙圣,却也得一身伤,据后来龙圣透,收到龙宫来的消息后,龙御险些疯了,全然不似现下这般冷静,若非龙圣提醒他早点回去看看,恐怕龙御能要灭海妖全族。

 这要是找不到可怎么跟凤族代,凤临丢过一次,已经让龙王吓得没了半条老命,他可受不了再来个第二次?

 蓬莱岛,凤王凤后愁容面,凤尊带着一帮侍卫到处寻找。

 “可恶!我就知道龙御靠不住!整个龙族都靠不住!小妹!临儿!蛋蛋…哇…”凤尊喊着喊着便哭了起来。

 与此同时,九层宝塔的结界被打破的波动,震惊了天庭一众大臣,玉皇大帝的眉头打了个结:“那结界上千年都不成问题,怎么说破就颇了?一点前兆都没有。”

 太上老君说:“这个可来再议,最关键的是,再次将那宝塔的结界封印起来,那塔中的人若是跑出来一两个,必定天下打!”

 小凤的房中,龙若沉默地站在龙御身后,此刻离小凤失踪已经过了一天两夜。

 龙御拿起桌上的画,心痛地无以复加,他沉声对龙若道:“再把前我走后的情况说一遍。”

 “是。”龙若红着眼眶“太子走后,殿下她便一直坐在桌前作画,属下唤她吃晚饭她也没有应答,殿下她难得有如此好的心,属下不敢打扰,便在外室候着,并让下人热着饭菜,随着等候传唤,之后属下便…便睡着了…”龙若觉得愧疚,若不是她睡着了,也不会不知道小凤的去处。

 “她可是一直在作画?”龙御将画像一幅幅整理起来,整整三十八张,全部都是他。

 龙若:“是…”

 “她为何会想起来作画?”龙御问。

 “因为…”龙若说道“因着宴会上的事,殿下她要给沐和作画…”

 龙御重新把这一叠画像翻了个遍,心中有一线渐渐明晰,若是为了给沐和画丹青才开始作画,那么小凤应该率先画出沐和的丹青才是,可为何这里都是他的画像而没有沐和的?按照小凤的子,既然记得要给沐和作画,就决计会认认真真先把沐和画上去才是,因此…

 龙御猛地抬头:“龙若,沐和在哪?”

 龙若一愣:“沐和公主?我似乎听侍卫说,沐和公主为了不给龙宫添麻烦,已经回鲛族了…”

 龙御把铁剑间:“随我去一趟鲛族,沐和定然知道什么。”

 正在这时,忽然有侍卫来报,说当晚有个守夜的侍卫曾经见过一个像是面生的小姑娘,问他沐和公主的住处在何处,形容想极凤临殿下。

 “不会有错,临儿该是去给沐和送画,若不是沐和私藏了临儿,就该是她对临儿说了什么。”龙御黑着一张脸,招呼都不打一声,便消失在了原地。

 “你去告诉龙王龙后,说太子殿下去了鲛族,沐和公主可能知道凤临殿下的下落!”说完,龙若便也跟着龙御消失在原地。

 鲛人一族的宫殿中,沐和正在花园里的软榻上小憩。

 “公主,公主!龙御太子殿下他…他…”阿荷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龙御太殿下来了!”

 沐和一惊,立刻从软榻一跃而起,喜溢于言表:“你说谁来了?”

 “龙御龙三太子殿下!公主你快去吧,太子是专程来找你的。”阿荷一口气说完,她得了这个消息,她一刻也不敢耽误地来禀告,并非因着她知道自家主子爱慕龙御太子殿下,而是担心那件事情已经败

 不过显然,沐和并不这么想,她兴奋得拉住阿荷的双手:“阿荷,你说他是不是来向我求亲的?”

 阿荷不知该如何作答,沐和又自问自答道:“肯定是的,我现在就去见他…不行!我怎么能打扮成这样去见他?我要穿上那件金色的裙衫,正配着太子那身明黄的龙袍,哈哈…”然而沐和刚转身要进屋,忽然听见有人喊道:“沐和!”

 沐和一震,是龙御的声音没错,她做梦都梦见过他,蓦然转身,来的不是爱人的小脸,是咄咄人的追问。

 龙御等不到下人的通报,便自己急急闯了进来,鲛王知道事关重大,也不敢阻拦,只随他和龙若一起来到沐和的寝殿。

 “沐和,前晚上凤临殿下可曾来找过你?”鲛王问道,他虽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说不定沐和知道些线索。

 沐和面色不改:“有么?那女儿早早便睡下了,实在是跳了一场舞,太过疲惫了。”

 鲛王点点头,对龙御说道:“殿下,可能凤临殿下是在去找小女的路人被人劫走了的。”

 龙御如刀一般尖锐的目光扫过沐和,又扫过沐和身后一直低着头的小丫鬟,那小丫鬟显然胆小的很,刚抬头瞧了一眼龙御,便吓得浑身发抖,龙御眼神一暗:“你叫什么名字?。”

 沐和一愣,回头看向自己身后的丫鬟,笑道:“啊,她叫阿荷,是我的贴身侍女,跟着我几十年了,就是胆子忒小了些,连个蚂蚁都怕。”她说完,又低声吩咐阿荷“去给王上和太子倒杯茶来。”

 “不用了。”龙御打断她“我再问几句就走,那晚上,这丫鬟一直同公主在一起么?”

 沐和道:“自然,我旁人用不惯,只这个丫鬟最贴心。”

 龙御点头,沉了一番,忽然又问道:“既然那晚凤临殿下并未到过沐和公主的卧房,为何会在公主的卧房的枕头下找到了凤临殿下给公主做的丹青?”

 沐和立刻辩驳:“怎么可能?丹青我明明…”明明烧掉了,她说到一半,忽然打住,脸色苍白的看着龙御,怎么可能会在龙宫发现丹青,龙御这是在诓她,她中计了。

 阿荷吓得脸色苍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停地朝龙御磕头:“太子殿下恕罪,太子殿下饶命啊!”龙若一把拉起阿荷:“你都知道什么些,快说出来!”  M.vjIxS.cOM
上章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