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
第九十一章 疑窦重重
 经查证,那只死去的龙也是某个贵族小姐的丫鬟,白里就不见了踪影,那小姐以为是丫鬟贪玩,谁想到竟然是被妖魔吃了去。

 托那死者的福,小凤终于再次见到了龙御。

 “哥哥!”小凤两步并作三步,蹦蹦跳跳地挽住龙御的手臂“终于见到你了哥哥,人家好想你!”

 从未见过小凤如此大胆直白,龙御忽然有些不知所措,周围具是勘天兵天将,见此情景,一个个面儿上都装作仔细观察现场,其实耳朵竖得比兔子都高。

 “咳咳。”龙御干咳两声“我不是让你乖乖待在蓬莱岛,等我回来接你的么?”

 小凤整个人都贴在龙御身上:“我左等右等,你总不回来,我只好自己偷偷跑过来了。”

 龙御看着小凤娇媚的小脸,有一瞬间的失神,他宠溺地捏了捏小凤的小脸:“镇妖塔里的妖怪逃了出来,说不定就蛰伏在这龙宫里,虽不能肯定,但小心些为好,还是让龙若送你回蓬莱吧。”

 “我不要我不要,好不容易才见到哥哥,我才不要走…”小凤充分发挥其撒泼打滚之能,又是扯袖子又是抱大腿,龙御实在招架不住,只说:“好罢,只是就算我现下住回龙宫,也不能时时刻刻陪着你。说起来,若不是你这个小傻瓜偏信了旁人的话,哪里会生出这么事。”

 小凤嘴硬道:“可我真的会飞了呀。”

 龙御摸上她的发顶,原先耳尖的翎和发顶那撮异色的头发都消失不见了,这意味着小凤已经完全长成了一只成年的凤凰,即使她还不百岁,没人知道她在那九层镇妖塔里遇见了什么,因为自大那清醒过来,小凤便忘记了在塔中的一切,只记得自己央求沐和公主的侍女带她来到盘龙山,自己是如何进入塔中,又如何上了宝塔九层,她全然没了印象。

 没了印象也不打紧,龙御知道,那比是段不怎么好的回忆。

 原以为有龙御镇守龙宫,那妖魔纵使不想着怎么躲藏,也不该作案,谁想到不过第二晚上,有死了一人,这次却是个人,龙御的表妹之一——龙悦。

 如今逃脱的妖魔有二,一是第一层的赑屃,二是第九层的杳姬。

 赑屃原本是玉皇大帝座下的神兽,后不天庭的安逸生活,去往下界作,因着玉皇大帝念旧,这神兽被抓了回来也没有被处死,而是关进镇妖塔里面壁思过。

 赑屃不过是个小角色,让天庭担心的是那杳姬,几万年前的仙魔大战,可以说就是由她引起的。杳姬原本是龙族的长公主,有天界第一美人之称,不想被魔王you惑,堕落成妖,引发了那场惨绝人寰的仙魔大战。当是时,紫虚仙帝和神霄仙帝具已归隐,不问世事,然则,在仙魔大战中,众仙不敌妖魔,两位仙帝不得不再次现身,虽最终斩杀魔王,他们却也以身殉位,驾鹤西去。

 若要真说起来,那杳姬不过是爱上了魔王,并未作甚出格的坏事,虽堕落成妖,却也罪不至死,众仙一番商议,只将杳姬关进了镇妖塔中,在入塔之前,杳姬曾立下毒誓,发誓一定会回来抱心上人之仇,无论是十年还是百年,抑或是千千万万年,只要她活着,只要让她找到能出去的机会,她一定会回来报仇,将天庭搅得天翻地覆。

 “将其之入腹,独留下小半龙尾…可如果当真不想留下任何痕迹,一口食不就好了?”龙御看着第二具尸体,这次也是半个龙身,似乎像是故意留下的痕迹,也像是在暗暗嘲笑天庭的无用。

 是夜,凤临的殿下房中。

 “这么做真的好么?”一只面目可憎的野兽跪坐在房中,瞧着侧躺在上的女子。

 小凤双目赤红,一身红色单衣耀眼无比,衬托着在外的皮肤更加白希,她朱轻启,嗤笑一声:“若是一点痕迹都不留,那岂不是太没意思了,就是想要他们知道,我杳姬,回来了。”

 野兽低吼一声,似是在狞笑:“凤临公主情大变,就不怕他们怀疑到你身上?”

 小凤,或者说,杳姬,她缓缓起自己的长发,放在鼻尖嗅了一嗅:“你说龙族?他们敢么?你说龙御?他舍得么?”

 在外室打瞌睡的龙若猛地惊醒,她立刻掀开珠帘看向内室的小凤,她正安稳的睡在上,这才放下心来,方才在梦中,她瞧见一直可怕的野兽站在小凤边,似乎是要吃了她,果然是因为没休息好罢,这几整个龙宫都加紧了守卫,小凤不愿意回蓬莱,龙御也只好让龙若片刻不离地守着她。

 又是一夜,冥海难得的暴风雨,虽然龙宫深处海底,受不到多少影响,但光线仍然昏暗了不少,稍稍抬头,便能望见头顶一片混沌的海水。

 一娇小人影在长廊中漫步,海水偶尔折出的光芒隐隐照出那人鲜红的拽地长裙,她赤luo着双脚,一步一步,轻巧地踏在地上,无声无息,她的双眼空无神,直直地看着前方,走廊的尽头,一团黑影盘踞在夜明珠照不到的地方。

 “殿下,你要的人我给您带来了…”黑暗中,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看着面前的魅倾城人,忍不住低头去那人赤luo的玉足。

 杳姬看着脚边不远处躺着一个昏睡的女子,面容姣好,灵气纯,魅地勾起嘴角:“干的不错,以后每隔两天找一个这样的女子,找个隐蔽点的地方,我会来找你的,修行归我,柔体归你,没有意见吧?”

 “一切都听殿下的吩咐。”赑屃咧嘴,出一排参差不齐的尖锐利齿。

 杳姬走到那昏的女子身边,挑起了她的下巴,正准备施法了这女子的气,忽然灵台一阵恍惚,杳姬推开怀中女子,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神色惊恐,脸色苍白,口中念道着:“不可以,不行…”

 “杳姬殿下!”赑屃上前一步,正要扶住杳姬,却被她挥手打开“无事,那小东西吓着了。”不一会儿,杳姬恢复了神色,皱眉打量了一番倒地的少女,冷哼一声:“果然是紫虚的后裔,一点点污浊之气都受不得。”说完,杳姬闭上双眼,另一个身体从小凤体内分离而出,不一会儿,小凤昏倒地,一个高挑女子缓缓站起身,眼角带着致命的妩媚风情,赑屃醉的低吼一声,跪坐在地,伸出舌头膜拜杳姬赤luo的双脚:“殿下,杳姬殿下…”

 “滚开!”杳姬神色厌恶,一脚将赑屃踢开,拉过那昏不醒的少女,出她的气,深深的了起来,只见那少女渐渐便小,最终化作一条青色的小龙蜷缩在杳姬怀中,杳姬将她甩给身后口水横的赑屃:“身给你了,记得留个尾巴。”

 小凤嗅到血腥味,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正看见一绝美女子缓缓蹲下,挑起自己的下巴,小凤想睁开眼睛仔细看看眼前的人,却只觉得头昏得很,睁不开眼,她听见有人在耳边冷冷地说:“这小东西可是个大补,现在只有三成功力的我可吃不得,等我恢复了七成的功力,再吃了这小东西,呵呵,妙极…”

 像是有什么东西拼命挤进身体里,小凤再次昏了过去,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然是另一个人了。

 杳姬嘴角:“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除掉那个人。”

 赑屃吃的痛快,忍不住问道:“谁?让小人去吧。”

 杳姬坐在地上,起裙角的开衩,出一条雪白的大腿:“这人凭你是打不过的,就算是当初的阿莫,对付起来都要费上好一番功夫。”

 “殿下说的是…龙御那小子?”赑屃问。

 “正是。”杳姬笑道“不过没关系,龙三太子可是对这具身体的主人情深种呢,你可没瞧见他的眼神,那可真真是…”

 莫乙温柔的眼神在杳姬脑海中一闪而过,那些遥远的记忆纷至沓来,杳姬忽然不再说话。

 赑屃自己带血的爪子,疑惑地抬头:“真是什么?”

 杳姬的脸上没了笑容,她冷冷站起身往回走去:“没什么,把尸体藏好,我回去了。”

 海面上,一道惊雷劈下,整个海面都沸腾起来,鱼儿四处惊窜,深邃的海底像是一只怪兽蛰伏盘踞,只等着一个机会,猛然觉醒。

 龙御手中拿着一份名单,具是逝者的名字,忽然想起什么,龙御翻开龙族的族谱,顺着那些逝者的名字一个个往上追溯,果然如此,这些死去姑娘的先祖都曾经参加过仙魔大战,看来是杳姬做的无疑了,可若是想要报仇,直接斩杀了龙王龙后不就行了?为何要费力气除掉这些无辜的小角色?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打破宝塔的封印恐怕消耗了她大部分的力量,她定然正藏在龙宫的某个角落休养生息,顺便抓几只小龙一口腹之,忽然一个念头闯进龙御脑海里,他扔下名单,深深地看向窗外闪闪发光的珊瑚丛。  M.vjIxS.cOM
上章 一只萌凤鸣翠柳 下章